首页>www.qg777.com > 杂文 > 读书笔记之一:半盏馨香

读书笔记之一:半盏馨香

【本文关键词】www.qg777.com,读书,笔记,之一,:,半盏,馨香,

读书笔记之一:半盏馨香
紫玉拨寒灰,心字全非。疏帘犹自隔年垂。半卷夕阳红雨入,燕子来时。
回首碧云西,多少心期。短长亭外短长堤。百尺游丝千里梦,无限凄迷。
——《浪淘沙》纳兰容若

生活似一叶素雅的扁舟,用水般温婉的真情,包容一颗空瘦的心。独自撑一支长篙,穿过流年,穿过四季,穿过一道又一道风景。万千繁华,抵不过内心的寒寂。一指薄凉的心事,拨弄寒灰却撩拨了轻愁的冷韵。
独守空闺,最是愁绪多端,无奈更千般。人若怀情,睹物难免亦会善感。刚把一盒心形的香灰弄乱,柳眉未展,抬眼间仿佛看见了一幕幕往事,重现在稀疏的竹帘里。相似的场地,相似的情愫,可待追忆,却已惘然。
寸步方踱,玉指半掀起垂帘,偶遇的是春季的阑珊。向晚夕阳的余晖斜傍着远山,将窗外低迷的落花映得通红,更惹心肠。燕子身姿慵懒,在花事的荼蘼间低回,一阵阵呢喃的语声将暮春的幽怨浅吟低唱。一副帘子,隔绝开来两个世界,一个是繁华落尽,一个是心字成灰。
回头望向西边飘荡的碧云,曾几何时,它也似一颗飘浮的心,守望在寂寥的漠空中。碧云之外,心期失落,此时,多少美好的祝愿都变成期待。自古以来,有多少爱恋的甜蜜滋长在多情的思念里,又有多少幸福的向往淡化在长情的期待中。
暮光氤氲着一江春水。思念过处,长亭与短亭相接,短堤与长堤连绵。极目远眺,曾经别离的心情仍在,而送别的场景却愈渐朦胧。路途遥远,异地的距离拉长了光阴的线绳。多少心期,经不起距离的丈量。
独倚轩窗,细数佳期长短。思绪惆怅,数来数去却不得而知何时才是归期。曾经亲密相处的房间,因别离的时间太长,阴暗处已露蛛丝的痕迹。百尺游丝,像是心里那不为人知的重重心事,也像是眉宇间一筹莫展的脉脉相思。倦容疲惫,多想做个梦,能寄托所有的思念,能成全一场重逢的相见。只是梦又不成,回到现实,余留下来的唯有满眼的凄凉无休无止,兀自怅然,无处躲藏。
满清第一才子,纳兰相府里的掌上明珠,拥有皇室血统的纳兰容若一身富贵,一路美名,潇洒俊朗。他天资聪颖,少年时便通诗文,精骑射,七岁能射中标靶的红心。成年后,他文韬武略,十八岁轻易中举,骑射水准亦堪称一流。进入太学以后,耗费整整两年时间汇编《通志堂经解》。后来此书被乾隆皇帝盛赞:"是书荟萃诸家,典瞻赅博,实足以表彰六经"。这其中就有他的功劳,可见其才华非凡。
也就在这短短的两年里,纳兰身上发生了太多太多出乎意料的事。十九岁时,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纳兰参加了会试,考中贡生。生而不凡,注定他的处境也不平凡。明珠劝他为了纳兰世家的命运着想,再接再厉。可当他全身心地泛舟书海,为殿试做准备时,一场大病突如其来。寒疾缠身,椎心蚀骨的疼痛让他形容消瘦,卧床不起,因此也误了殿试。他在《幸举礼闱以病未与廷试》里写道:"晓榻茶烟揽鬓丝,万春园里误春期。谁知江上题名日,虚拟兰成射策时。"虽不能考试,满腹经纶的他向来都很自信。纳兰本身就无意于繁荣富贵,不屑于功名利禄,厌倦了仕途,但他身不由己。这一病,像是发自内心深刻的忧伤,缘自身受束缚的负累。他病了,承受伤痛折磨的同时也尊享着无尽地关怀。期间就有妻子卢氏日夜侍理,寸步不离。在纳兰相府上上下下的悉心照料下,容若的病情渐渐好转,他感同身受背负着太多责任。有了爱情忠贞不渝的陪伴,有了亲情血浓于水的关切,容若很快就又发奋于准备殿试。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年他补行殿试,成绩斐然,高中二甲第七名,此时他才二十岁。
尊荣与才情齐身,富贵与功名相伴,众望所归。可纳兰骨子里的柔情,寄托在清欢的自由里。他有悲悯的情怀,有诚挚的爱恋,有风一样的素心。应试及第后被康熙皇帝选定为三等御前侍卫,容若知悉这一旨意大为失落,博取的功名换来的却是随从武职。在他人看来,能陪伴在皇帝左右,能深得明主厚爱,是一种荣幸,难以企及。容若则不然,他知道自己从此陷入了宿命的漩涡,失去了那一份自由,无法挣脱命运的枷锁。此时,他很低迷。也许只有文字能与他交谈,只有墨香能打开他的心扉,只有平仄的韵脚能吐露他的情绪。"回首碧云西,多少心期。"纳兰把一份哀怨的情怀寄予闺妇。他铺纸提笔,挥就这首《浪淘沙》。不仅写出了"心字全非"的无奈与压抑。也写出了他身不由己,有太多难以言说的哀伤与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