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www.qg777.com > 杂文 > 从梁实秋先生的篇文章说开去

从梁实秋先生的篇文章说开去

【本文关键词】www.qg777.com,从,梁实秋,先,生的,篇,文章,说,开去,

从梁实秋先生的篇文章说开去
近日,从我的藏书中取出梁实秋先生的《雅舍小品》捧读,让我耳目一新,获益匪浅。
《雅舍小品》以一文一事之风格,短小精悍,让人读来感觉轻松,十分上心入目。其中一篇《音乐》令我忍俊不禁,拍案叫绝!文章写道:“我尝想,音乐这样的东西,在所有的艺术里,是最富于侵略性的。别种艺术,如图画雕刻,都是固定的,你不高兴欣赏便可以不必寓目,各不相扰;惟独音乐,声音一响,随着空气波荡而来,照直侵入你的耳朵,而耳朵平常都是不设防的,只得毫无抵御的任它震荡刺激。自以为能书善画的人,诚然也有令人不舒服的时候;据说有人拿着素扇跪在一位书画家面前,并非敬求墨宝,而是求他高抬贵手,别糟塌他的扇子。这究竟是例外情形。书画家并不强迫人家瞻仰他的作品,而所谓音乐也者,则对于凡是在音波所及的范围以内的人,一律强迫接受,也不管其效果是沁人肺腑,抑是令人作呕……”读罢这段文字,我真是钦佩先生的慧心独具,见识精妙了——就我而言,不知多少年又有多少次数经历过那种躲都躲不开的令我作呕的所谓音乐,可我一次也没在脑迹里意识到那竟是一种侵略行径。太恰情了,那真的就是一种侵略,且是不可防范和难以抵御的侵略啊!
近些年,在我们这座城市的一些户外休闲场所,最为典型的比如滨江公园涌现出好几班以中老年人为主要成员的、类似于卡拉OK的音乐与歌唱队伍,我将他们称之为“草台班子”。他们或自拉自吹自弹自唱、或以U盘插入音响伴凑演唱,其演唱内容中,美声、通俗、民歌、戏剧无所不及,他们各有各的高招,各有各的一圈地盘,有的相距临近,就是活生生的唱“对台戏”。其声无比高亢嘹亮,能震撼响彻整个滨江公园,只要他们演唱,凡入园中人无不受其声波侵染。说实话,我对他们的演唱活动基本上还是持赞同、钦佩与欣赏态度的,尤其他们当中不乏多才多艺者,有着许多无师自通的歌者和乐者。他们自娱自乐,自我发泄,于身心健康有利,也从一定客观意义上活跃了民间文化生活。然而,其中亦有相当一些歌唱者的歌唱效果让人不敢恭维,那是一些超强的噪音,其声音非常刺耳,就如梁实秋先生《音乐》文中所言,闻之让人作呕。可要命的是这些让人闻之作呕的噪音歌唱者却是完全不自知,竟是乐此不疲,非常执着,有演唱必出席。最让我印象深刻和反胃的,是在一丛竹林旁的一个“草台班子”里有一老年男性歌唱者,他唱每一首歌都是自己特有的一种让人听了要命的“颤音”即颤抖之音,其擅抖也罢了,它还不连贯,是断断续续的,让人听之心脏倍受伤害。当第一次闻此歌唱时,以为是音响太差的问题,还嘀咕说:“怎么弄这样个烂音响呢?”可这猜测很快被证明是错的,当他唱毕后,下一位演唱时那种“颤音”的状况消失,我始知是其人所特有的演唱“风格”所致。在此后的日子里,经过那里常能遭到此公的噪音“侵略”,正如小品演员宋丹丹的一句台词说的那样:“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是要命呀”!真个如此,本人绝不危言。许多次当我身临其境时,就想:此公唱得这样效果,他的伙伴们怎的就不提示一下,给予委婉的“点化”呢?
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一种状态的音乐“侵略”情形:清晨,在早出行的锻炼者中,有部分是与音乐为伴的。他们身上带着音响,走一路响一路,要是声音平和,只供自己听到也就罢了,可他偏不,他将音量开得山响,似欲要让整个城市都能听到他的音响效果才好了。在镇江阁附近的江边还有一位清晨清唱的歌者,在很多个天还没有大明的清晨走到那个江段,你就能先听到后看到江坡下一个黑影一边慢慢行走一边扯着嗓子高喊着他的歌——注意,我这里用的词不是用“唱”,而是“高喊”,因为他没有乐感,更无节律,只是一味直着嗓子喊叫着一些歌词,最常听到的是“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我用“高喊”这个词还是恭敬的,其实,此君的唱歌直接就是嚎叫!在清晨的宜昌滨江有着多例称得上是鬼哭狼嚎似的“音乐”“侵略”行径,恕我不便在此一一例举。
从我而言,在清晨的江边进行健身活动,要的就是一份清晨的清新与宁静,就因为这些噪音因素破坏了这份清新和宁静,让人十分无奈,只得引忍,只能任其“侵略”,除非那些有着音乐“侵略”嫌疑的“歌者”、“乐者”和一定要以音响伴行者能够自知自省与自治,别无他法。

2015年2月2日于品生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