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www.qg777.com > 杂文 > 回到原点

回到原点

【本文关键词】www.qg777.com,回到,原点,

回到原点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记忆中你青涩的脸…”口中哼着这首《那些年》,一行清泪不知何时已湿润了双眼。是否,路,我已走得太远,以至于如席慕容口中的“忽然就忘了是怎样一个开始”?是否,回到最初的起点,就能找到那段段遗失的记忆,就能寻回最原始的自己?
驻足于窗前,望着那葱郁的树木,听着蝉声阵阵,突然有种很亲切的感觉,从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起,多久没能好好地听听这蝉声了?又有多少曾经引以为乐的事情已完全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只觉有种很强烈的念头:趁这个假期好好体验曾经的快乐。于是,戴上一顶已发黄的草帽,就跟着母亲到田野里去了。
在木薯地里,母亲指着脚下一棵已发黄的木薯嫩芽,故作神秘地说:“相信不?这芽附近,至少有两条很大的虫子。”起初我还不相信,待母亲一锄头下去,果如其所料,两条胖嘟嘟的蛴螬正惬意地啃着木薯皮呢!母亲得意地望向我,“知道为什么吗?当木薯被土蚕侵犯,即使原先长得多好,也会因缺少营养输送而逐渐老化,死去。”
见我还不大相信,母亲又转向另一棵发黄的木薯苗,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一条,两条…百试百灵。到最后我不得不屈服,也学着母亲一棵一棵地找,看着一条条蛴螬“悲壮”地死去,我只觉一阵痛快,仿佛看到了无蛴螬干扰的木薯茁壮地成长着的情景。
“小时候呀,你特善,逢年过节杀鸡,总得想方设法先把你支走,如若让你撞见了,总会哭着嚷着不让我们杀…”趁着休息的当儿,母亲跟我聊起了小时候。浸浴于童年,我不禁一阵失落。小时候的自己,该多善多天真呀!而现在呢?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残害生命,我再也不会哭着嚷着去阻止,甚至,偶尔,自己也干起了残害生命的勾当。
忽然又想起了母亲曾说的那句话:“当木薯被土蚕侵犯,即使原先长得多好,也会因缺少营养输送而逐渐老化,死去。”现在,是什么化为了我的“土蚕”,一点一点地把曾经的自己吞噬,然后只剩下一副虚无的躯壳?该是利吧?像莘莘学子,为了未来的那张“空头支票”而读书,可是,当丢掉了最初的自己,即使获得再优越的生活,也就如尘世中一粒很平凡的尘埃,而这,真的是我所想要的吗?用十几年的光阴去赌这样一个遥不可及的未来,值得吗?
想起了现在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以利为前提相交往,当利不相谋合,或者相互抵触,则想方设法欲除之而后快,譬如中国与其他强国,因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威胁到美国等的利益,所以表面上还和中国称兄道弟,暗地里却用各种手段想除掉中国,如文化侵蚀等。所谓的“地球村”,当以利为主,各自心怀鬼胎,恐怕也只是空洞的口号罢了吧?
想着想着,一切就变得清晰了。我知道我不是神,但我愿意用自己的余生去换取更多的不以利为主的真正的人。我知道,这条路,很漫长,也很艰险,但,闯过了,至少无悔了…
回到最初的起点,我找回了遗失的自我,只愿匆匆而走的人,也能偶尔停下仓促的步伐,回头看看曾走过的路,然后扪心自问,眼前的生活是否真是自己想要的。这样,百年之后,还能对着自己的人生说一句:我已活出了自我,我已无憾于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