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www.qg777.com > 杂文 > 浅谈梦想

浅谈梦想

【本文关键词】www.qg777.com,浅谈,梦想,

浅谈梦想
梦什么的,年纪轻轻的就不敢再多言了。
该怎么说呢?关于梦想以及理想,我曾多次和别人说起理想与梦想的区别。
我害怕听见别人说:理想是可以实现的而梦终究因为远离现实而不可实现。
虽然,我也其实也这么想。
偶然有学长对我说:你看看你,还靠咀嚼梦想而活着。
然后我就掉泪了。似乎这时候流泪是理所应当的。不可以不投降,不许你不投降,投降于现实,生活才允许你继续存在下去。
小时候,我们爱谈梦想。那时候我们的生活还是一张洁白的宣纸,只是开篇处因为童年的美好而有五彩的一笔,看不见悲伤,所以年幼分心里以为未来也必定同我们的童年一样美好绝无哀伤。
直到后来,中考、高考、毕业就业,一路走来,梦想就变成了黑白,回忆也成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黑白默片。终有一日,渐渐老去,行将就木之际,暮色四合时分,手捧一杯从云南普洱县运来的沱茶所泡的清茶,幽幽对自己的孙儿讲起年轻时绮丽的梦。
就只剩一声叹。
还余下了满箱泛黄的稿纸,纸上有着凌乱的字迹。我曾经想做一个文人呢!只得抚摸着稿纸这么低低地叹,唇边有着隐隐笑意,说不清楚因为曾经美好的梦还是在嘲笑自己当年没能坚持下来。
昔日缠绕膝下的孙女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伏在这里写这篇文了。我听过多次了,祖母的那个梦,少女时代的那个梦。说罢总听闻她的叹息。
这时,我总从神游中惊觉:待我老去,断不能如此。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害怕衰老,无论是容颜上的抑或是心灵上。老无所依四字是我所畏惧的。老人们常说只有年轻的生命有资格谈论所谓梦想。我害怕老去,因为我害怕等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候我的梦想仍然保持着种子的形状。
所以,我时常写很多文,并且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在他的书里,没有什么喜剧的气氛,却只使人意味到醇朴的人生,他的文章里也没有什么雕琢的词藻,却有着素朴的诗的静美。这原是李广田写给英国散文家马尔廷的评语,我梦想着有一天也有人会用这样的一段话来形容我。
但说到底这是梦。
我已不再是当初对未来抱着极大热忱的年轻的生命了。是呵,20岁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还没有吹灭,我明明还不是老去的年纪。
可生活已经不止一次给过我警告了。
他说:现实点吧!
如果一层不变,试图用自己稚嫩的身躯去冲撞这个世界,我所得到的只是粉身碎骨的代价而已,即使没有如此惨烈,那也将会被推向社会的边缘。
要么被社会同化要么被社会抛下。
所以我不得不把梦想丢弃,重新竖起理想的旗帜。
这已不再是关于梦想的命题,而是我到底应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